哲也

你能跟上来......我很开心

来自语c某鹤的脑梗。花吐症

第一天
   换季时分,节气的转换难免促使活泼的小家伙们一个个没那么好动了。感受到清晨的微凉,一早起来喉咙便有点不太舒服。啊,刀刃拥有了人类的身体后也会继承人类的疾病么?真是....难以想象呢。手搭在胳膊上动了动胳膊,恩,要提起劲。今天该轮到小狐给某个三日月。不省心。自理能力为零。爷爷。宗近服侍更换衣物呢。
       三日月宗近....伸手猛的捂住嘴,剧烈的咳嗽难以想象的从自己的喉咙传出。仿佛活活吞下锋利的刀刃一般的感觉,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咳嗽好一阵才消停。等疼痛消减,心里想着这人类的疾病还真是厉害,看来得找药研拿点药吃吃了。放下捂住嘴唇的手却并未注意随着动作落在地上的那一片染血的花瓣。

第二天。

   是个看起来很不错的天气呢,然而小狐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好想被梳毛啊,在房间里秃废的躺了一会还是觉得不行。叹了口气爬起来,虽然找了药研拿了点药物,但那个味道还真是不敢恭维啊,刃生不想承受第二次。话说,今天的老爷子宗近依旧看起来挺不错呢。端着盘子插起一块油豆腐一口咬掉,呜。果然还是油豆腐最好吃了,干脆拿过去给爷爷组分享好了。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咳咳咳咳.....
    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盘子从手里滑落摔落在地上四分五裂。揪住自己的衣襟,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心肺都咳出来一般。半响,疼痛渐渐减轻,低头看着那一片落在一片狼藉的油豆腐上的花瓣。那是什么?

第三天。

    再傻在天然恐怕都不会觉得这是普通的疾病了,况且我不傻也不天然。这鬼东西到底是什么!挠了挠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为难的叹了口气。让一个擅长战斗的刀刃判断病症,真是难为刃啊。可是....不想让大家担心呢。真的是不想让大家担心么?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愣了愣神,应该是大家啊。不是大家难不成....脑海里闪过某双漂亮的眼睛。自己可以肯定那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眸呢,啊啊,小狐可不想让兄弟担心呢。兄弟么.....
    咳咳咳咳......

第四天

   度过了什么都没干的一天呢,小狐把什么都搞砸了搞砸了!扑腾在床上呜咽着用枕头捂住自己的头。想起今天自己的内番就是一团糟糕了,还连累了挺靠谱的烛台切光忠先生。病情加重了,并不想给药研说。双眸黯淡了下,虽然装作什么都没事的样子,但自己明白,早晚都会被那个家伙发现的。不想啊,不想那家伙担心啊。真的是不想被担心么?
   咳咳咳咳....
  不同于以往几次的咳嗽,身躯明显能察觉到的虚弱感出现了。如同鱼脱水般的喘息咳嗽,最后一片半数染红的花瓣出现在手心。身体....开始衰弱了!

第五天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刀刃衰弱了,还能算是刀么。无法想象自己衰弱,刀刃愚钝,连敌人的皮肤都无法斩开的样子。那样子的存在,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待在他旁边啊。怎么可能....找了个借口找借用药研的那一堆书籍查找,虽然药研负责本丸的治疗。但是一把刀哪可能天生就能应对所有病症啊。挑灯夜读并不是个好方法,不过也只能这样了。今天三日月宗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过还好自己生病的第一天就去找了药研。就算暴露一部分,也只是以为自己生病了罢。这种奇怪了病症....还是不要让人知道为好。

第六天

    咳咳咳....
    自己早就知道不是么,对那刃的感情。咳咳...不思念。会不会好一点呢?痛苦已经无法掩盖过逐渐开始发疼的心脏。明明安静的躺着,明明该是喉咙的疼痛更为剧烈。可是....那温柔的却带着点点酸涩的心痛为何却连喉咙的疼痛也无法掩盖过去呢?嗯,好痛呢...痛的想哭呢。还记得无意翻到的那张属于自己的病症的记载,被自己小心翼翼的撕下折叠藏在怀里带回来,里面的记载....还有一天时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病症反而恶化得更快了,果然不愧是...
    7天就能置人于死地的病症么。

第七天

 抱歉....舍不下....舍不下。即使知道不可能,也是舍不得的感情。坐在冰冷的檐下,看着身边的小烟炉里的熏香一点点燃烧殆尽。才动了动已经有些麻木的身躯踉跄着起身,艰难的打开那扇拉门深沉的注视着熟睡中的刀刃。真美啊。情不自禁的赞叹入目的美丽,弯腰扣熄了燃烧在房间小香炉里的另一种熏香。谁都不会防备不是么,勾唇笑了笑。谁会知道呢,常用的两种熏香混合在一起的香味对已经熟睡的人能够让他进入更深的睡眠。
   【所以...我现在做什么你也是不会醒来的吧。】
    俯身坐在他的旁边,垂下眼帘安静的注视着他的睡颜,银色的发丝顽皮的滑落肩头停留在刃脸旁。伸手落在刃的发丝上顺着目光的下滑而下移,温柔的抚过眉眼脸颊嘴唇....最后停留在微微敞开的衣襟的与洁白的脖颈上。不可以呢。
    俯身低头带着点点颤抖贴上那人的双唇,感受到顺着呼吸溢出带着点点温热的气息。再也忍不住的伸出舌头撬开了他的唇齿,与之纠缠。不行...不可以呢。猛的停下动作脱离开来,平息了下内心的渴望与呼吸。
     咳咳咳...
    并不是自己在咳嗽,那人不舒服的动了动身体。不规则的咳嗽了几声,吐出一片粉色的花瓣。伸手接住那片花瓣时才注意到喉咙处传来的感觉,习惯了咳嗽伴随而来的剧烈疼痛。对于此刻痊愈时的感觉也迟钝了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两片花瓣最后选择叹了口气。细心的替刃拉
上了被褥,俯身在眉心落下一吻离去。
   【晚安,三日月宗近】
    花吐症,化解之法。与暗恋之人接吻共同吐出花瓣痊愈。暗恋,自然是暗恋。那就...不要知晓
为好。
————end——————

 渣文笔请轻拍,诞生与语c日课的文。有bug请无视orz。单身狗想要弄死鹤、

关于该死的520

我和自家cp经历衍生的段子。我很肉痛。痛。

#

茨木:吾友吾友新出的活动送人520的奖励是头像特效哦。

酒吞/想了想:有头像特效....520勾。本大爷买..

肉痛脸买了却被人告知只持续一天。

酒吞:茨木你过来本大爷保证不打你。

茨木:捧着飘花头像特效开心得爆炸

脱欧入非日常揍小黑

至少在20级以前是属于欧洲人的。首抽【系统指引的新手抽奖之后的】大狗子。接着鸟犬神判官。想要一个群奶厕纸直接出了3个草。然后因为都是群跪求单体,贴心的抽了白狼加狐狸。之后别人家的小黑好厉害然后抽了个黑。然后。。。小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毒。自从抽了你之后粑粑就没有抽到sr了!!!妖狐也好、开始突突了。弄得我都不敢带他换白狼了。厕纸也一改以前的人品全是nnnnn。脱欧入非的日常,今天也在分外努力呢。